发布日期:2013-12-11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领导干部咋能当官做“老爷”?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近日在省委九届十次全会上说,现在有些领导干部当官做“老爷”心态严重,对群众疾苦置若罔闻,对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麻木不仁。对此要高度警觉,自觉纠正。(2009年12月7日人民网—《人民日报》)

    党员领导干部,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勤务员。因此,其感情和心思,应该全部用于人民群众身上,始终做到情牵百姓、心系群众,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情关心群众疾苦、真实反映群众意愿、真心为群众做好事、办好事、解难事,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但是,正如张宝顺书记所说的,现在有些领导干部当官做“老爷”心态很重严重,对群众疾苦置若罔闻,对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麻木不仁,极大地伤害了群众的心。对此要高度警觉,自觉纠正。张宝顺书记的一番话可谓一针见血、切中要害。

    “老爷”,百度百科中的第一种解释就是,“旧时对官绅及有权势的人的尊称,或官绅的自称”。当然,“老爷”的解释还有很多,比如对有一定身份的男子的尊称,旧时官僚地主的门客、仆人对男主人的通称,旧俗对神灵之称,方言称外祖父,等等。可以看出,“老爷”所有的解释都带有封建社会那种尊卑观念、腐朽思想的成分在内。用在现在人的身上,总有点不太合适,尤其是用在党员干部身上更是不合身份。因此,也常有讥讽之意。鲁迅 《书信集·致孟十还》:“﹝《译文》﹞第三期得检查老爷批云:意识欠正确。”毛泽东 《反对党八股》:“要是我们的老爷写起来,那就不得了,起码得有几万字。”

    无产阶级革命前辈朱德很反对自己的外孙儿叫自己“姥爷”。朱德认为孩子都是亲孙儿,孙儿们没有内外之别,所以孙子、外孙都一样,“让我们都叫他‘爷爷’”。过去曾有人让朱德外孙儿小刘建叫朱德“姥爷”,朱德说,“我不是‘老爷’,地主老财才叫‘老爷’”。

    是啊,地主老财才叫“老爷”。但是,已经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二十一世纪的党员领导干部,却还有人喜欢当官做“老爷”,习惯于别人叫自己“官老爷”,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不可一世,恃权仗势,严重脱离群众,在群众面前摆架子、作派头,但是在群众中一点没有威信,一丝没有形象。

    我们常说,群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共产党员是人民的公仆。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执政时间越长做起来越难,担任领导职务时间越长做起来越难。其实,当官做“老爷”的根源,还是权力欲的膨胀和泛滥。换句话说,是权力观的异化和扭曲,未能做到“一切为了群众,为了群众一切”。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真理。背离群众,也一定会为群众所唾弃和背弃。因此,党员干部一定要把群众的立场作为根本政治立场,把群众呼声作为工作第一信号,及时掌握群众的所思、所想、所盼,激发群众的创造活力、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重视群众的合理诉求,多办顺民意、解民忧、增民利的实事。

    当官做“老爷”,势必就会身子不动嘴啷啷,坐在办公室里搞指挥,拍着肚皮搞决策,不善于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一线抓落实,缺乏破解问题的攻坚力;当官做“老爷”,势必就会远离群众、疏远群众,不能与群众平等相待,失去贴近群众的亲和力;当官做“老爷”,势必就会视野不宽、眼光不远,局限在小圈子、小团体中转悠、忽悠,不能团结和带领最广大人民群众一道前进,缺少高尚人格的影响力;当官做“老爷”,势必就会以自我为中心,以权力为中心,将自我与权力凌驾于群众和法律之上,从而可能诱发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以权谋私等违法犯罪行为,与民争利,甚至与民为敌,无法发挥反腐倡廉的带动力。

    高高在上当官做“老爷”,看似很气派、很威风。但是,位高使人敬是一时的,德高使人敬是长久的。而共产党要想长期执政,必须在德上修炼。因此,绝不能当官做“老爷”而应该俯身做“学生”,谦虚谨慎、脚踏实地、真心为民。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倪洋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