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3-12-11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刘真茂:新时代的“活雷锋”(中)


 

      “这里的每一株红豆杉、每一头水鹿,都是国家的,人民的,它们都像我的崽女一样,我要好好珍惜它们,拼命保护它们。”“就是死,也要死在狮子口,永远在这守着!”


  瞭望所周围,是刘真茂的活动场地,但他并没有损伤山里动物的栖息环境。
  他一边巡山,一边收集沿途的枯枝、旅游者留下的生活垃圾,带回他的石屋。干啥用呢?塞进灶里,给自己做生活燃料。
  有时候,生活垃圾燃烧会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见记者捂着鼻子,刘真茂说:“这些垃圾不处理掉,就污染了大山,我反正要烧火煮饭的,这叫废物利用。”
  一天晚上,屋外传来动静,刘真茂提着矿灯一照,三只大水鹿正瞪着眼睛往屋里瞧。强光一照,它们的眼珠子像宝石一样发着绿光。刘真茂兴奋地说:“它们比牛的身子大,经常路过我屋子,在附近吃草。真的好漂亮。”
  刘真茂讲起水鹿的知识:“我查过资料,水鹿又叫黑鹿,生长在中国中南和西南地区,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躯体粗壮,喜欢在水边觅食,也常到水中浸泡,会游泳,所以叫‘水鹿’。它浑身是宝,鹿茸更是名贵的中药。”
  刘真茂继续说:“这狮子口山上遍地是宝。除了水鹿,还有中华小鲵、石蛙、虎纹蛙、红豆杉、黑松、福建柏,都是珍稀动物植物。这里的每一株红豆杉、每一头水鹿,都是国家的,人民的,它们都像我的崽女一样,我要好好珍惜它们,拼命保护它们。”
  刘真茂让自己置身于自然界的生态链。他是真爱这座大山。最让他担心的,还是火灾。
  有一年冬天,牧草枯了,村民李运军顺口说了一句:“索性放把火把枯草烧了,明年长出来的新草就会茂盛得多,牛吃了长得更快。”
  刘真茂大惊失色:“搞不得,几万亩草山一烧起来,会把几十万亩山林也烧光,千万千万搞不得呀!”
  李运军答应说:“好,不烧,不烧。”
  当晚,刘真茂仍担心李运军言不由衷。他打电话过去,没人接。第二天,他又打电话给县防火指挥部的人,还是没有找到李运军。刘真茂急了。
  夜深了,李运军已经熟睡,突然有人敲门。他连忙起来,见刘真茂拿着手电筒,拄着一根棍,疲惫地站在门口。
  “你昨天下午那句话,搞得我怎么也睡不着,草山千万不能烧啊!”刘真茂说。
  李运军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就为那句话,你赶几十里路跑下山来?”
  刘真茂说:“一把火下来,我们瞭望哨几十年就白守了!这可持续发展的道理你一定要懂!别搞得将来山上一头牛都养不了啊!”
  再三叮嘱后,他又要返回山上的住地。李运军留他在家里睡,他怎么也不肯。这下轮到李运军睡不着了:“这个刘部长啊,责任心也太强了!”
  狮子口大山是一块神秘的处女地,为了给山上的植物做“家谱”,刘真茂常翻山越岭去深山老林普查。他种药材、圈养鸡鸭牛羊、收藏植物标本。他带领群众义务植树两万亩。
  刘真茂护林有方,可有人视他为肉中刺,眼中钉。
  一次,刘真茂外出巡山,刚到大山转弯处,隐约听到砸窗子的声音。他跑回去,大声喝道:“喂!你干什么!”对方哈着腰说:“进门喝口水。”“不是有门吗?你踢窗户做什么。”刘真茂明白:差点挨抢了。
  县政府帮他架设的风力、太阳能发电机,屡次遭人破坏,发电机的风力叶片被砸碎,扔在地上。
  刘真茂圈养的畜禽也受牵连:他的羊被火铳伤到肺;他的鸡被下毒;他的狗被捕兽夹活生生夹断一条腿。
  为了防止坏人趁他下山办事的空档搞破坏,刘真茂被迫将下山充电、购买物资的时间改到夜里。他早早地吩咐在山下的儿子将东西购置好。夜幕降临,他就出发。天不亮,他就进山,常因道路险峻摔得鼻青脸肿。
  有时也会碰到因小利益变得不要命的人。“遇到亡命之徒,你只能比他们更不要命。”刘真茂说。
  有人举报某村民偷砍了几十棵小松树,堆在后院。刘真茂上门调查,那人百般抵赖。他便严词痛斥。那人恼羞成怒,挥着柴刀冲上来。刘真茂没有退却,挺身向前。
  就在柴刀要落在肩膀上时,刘真茂大喝一声:“来呀!我把坟地都看好了,死了就埋在山上!我看你这个坏家伙能埋在哪里!”对方一听,吓得将刀扔在了地上。
  坚强的汉子流过泪吗?
  “流过。一次是为我的狗,一次是为我的马。”
  大黄狗是刘真茂的得力助手,巡山总是跟着跑,做他的卫士。远远来了客人,黄狗就给刘真茂报信。忽然有一次,它没回家。
  开始刘真茂没在意。可是一天、两天,还不见它回家,老刘担心起来。
  山顶、山腰那些巡逻过的地方,他找了两天也没找到。去哪儿了?刘真茂想起草丛里的捕兽夹,不禁心里一麻。他赶紧打电话给附近的村民,有没有黄狗的下落。刘真茂寝食难安……
  第五天,他接到电话,说他的狗被捕兽夹夹住了!
  刘真茂跑到出事地点,大黄狗已经奄奄一息,已经没有力气叫唤,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望着他。
  刘真茂抱起大黄狗就往山下跑。
  大黄狗五天没进食,被捕兽夹的铁锈感染,又没有及时打针,赤脚医生和兽医都说,这狗没救了……
  刘真茂不愿相信。他坚持把狗抱回狮子口。
  大黄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刘真茂把它平时最喜欢吃的红薯饭摆在嘴旁,它也没张口。
        刘真茂又上山采药,掰开它的嘴,用勺子喂草药,喂米汤。
  一个星期过去,被夹断的腿血淋淋地掉了下来,骨头露在外面。刘真茂瞧着,心都碎了。
  每天独自巡山回来,刘真茂就精心照料着它,陪伴着它。刘真茂对着它说:“好兄弟,坚持住,你一定要活过来!”
   第十二天,断腿开始愈合,肚子上出现一个流脓的伤口,可黄狗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
  第十六天,它尝试着用三条腿站立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自己的饭钵前吃东西。刘真茂的眼泪嗖地一下蹿出来,抱着它死命地亲:“你活了,你活了!”
    从此,刘真茂给它取名“三脚虎”。
  虎虎生威!“三脚虎”巡山更来劲儿了。
  一天下午,瞭望哨来了十几个人,带着八条凶狠的猎狗,装备齐全。刘真茂给他们烧水做饭。人吃完了狗还得吃,忙乎到晚上才歇下来。闲聊时,那伙人毫不忌讳地吹嘘曾经射杀水鹿。
  刘真茂对他们说:“伙计呀,水鹿是国家保护动物,打不得呐,会坐牢的。”
  他们并不理会,还向刘真茂打听水鹿在这一带活动的情况。
  刘真茂说:“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水鹿啊,早被你们杀光了,吓跑了。”
  夜深人静,捕猎者熟睡了。刘真茂悄悄出门,带着“三脚虎”出发了。
  他对“三脚虎”下达命令:“今晚,我们的任务是,给水鹿报警!”
  “三脚虎”仿佛听懂了命令,扯起三条腿,带着刘真茂满山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叫。
  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第二天一大早,捕猎者出发了。
  十几个人在山上转了几天,连水鹿的影子也没见着。
  刘真茂是这样跟猎人道别的:“以后来做客,我欢迎。但如果带这么多猎狗来抓水鹿,我是不会答应的。”
  捕猎者狠狠瞪着刘真茂,郁闷地下山了。
  “三脚虎”用胜利的叫声为他们送行。
  刘真茂给记者看他存在手机里的照片:一头老马躺在地上,双眼未闭,身下一滩血水,马肚上有一个窟窿。
  刘真茂说:“这马也是我的好帮手,开路、负重都离不开他。想不到,坏人把对我的恨发泄到它头上。它是替我死的。埋它时,我哭了。”
  “我知道,这是有人在给我发警告:深山老林里,我们有枪,杀了马,你怕不怕?”
  刘真茂找出从马身上取下的弹头给记者看:“我们乡武装部训练的子弹都在上世纪90年代上交了,他们还在瞭望哨的眼皮子底下使真家伙。这步枪子弹,一枪就可以射死马啊。问我怕不怕?怕?是有些怕,但是我不能怕!毛主席说过,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当年红军就死了好多。和平年代,这里也是战场!我是铁了心了。这里是我的阵地,我得严防死守。就是死,也要死在狮子口,永远在这守着!”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杨雪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