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3-12-11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铁骨为群众 柔情架心桥


 

——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政委刘铁桥



刘铁桥(右)在广州军区某通信营巡诊时为战士诊治。


  翠绿覆盖的洪山脚下,这座有着60多年历史的军队医院成为武汉三镇一道亮丽的风景——


  不到6年时间,医院建成15万平方米的门诊外科、专科和综合楼,还有8.9万平方米的干部内科大楼目前在建;


  作为全军编制最小的总医院,日门诊量超过6000人次,连续3次在武汉市34家大型综合医院文明指数测评中名列第一;


  近3年来,为军服务满意率测评始终保持在98%以上,为军服务投入每年都以30%的速度递增……


  在76岁的我国血管内神经外科创始人马廉亭看来,有今天在于领导的威望,“我在医院干了一辈子,‘铁政委’务实、廉洁、有担当,有事我愿意和他讲。”


  在医学工程科主任李怡勇看来,有今天在于领导的思考,“‘铁政委’能静下心听每个人的想法,听完了就仔细地想和做。”


  在电梯工胡红英看来,有今天在于领导的关心,“‘铁政委’心里装着每个人,我们和他说话都没有局限,劲怎么能不往一处使?”


  “铁政委”不姓铁,他是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政委刘铁桥。


  “这么大的医院,没人找是不可能的,关键自己得站得正”


  前些年,医院基础设施落后,使用的还是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病房,日门诊量不到2000人。


  2007年开始,医院把建院兴院作为各项建设的根本标准。这将牵扯到巨大的利益——除了工程,平均每年药品器械耗材也在几个亿。


  负责设备引进的李怡勇记得,刘铁桥2010年任政委后第一次找自己谈话,“就强调了2个问题,敏感问题要公开,一切要按规矩办。”


  院长浦金辉和刘铁桥共事多年,把事情“摊开”是他们共同的心愿,“阳光见面会”由此坚持至今——院领导每隔半年与建筑商、药商、器械商面对面坐下,丑话当众说、暗话明着说,相互提要求、谈改进。


  随后,医院陆续轮换了25名敏感岗位干部,成立了院长政委不参加的药事委员会、器械委员会负责招投标采购,成立科室经济委员会,请专家入主工程建设招投标委员会……


  然而,作为单位主官,刘铁桥必然是各种“力量”攻关的对象。“这么大的医院,没人找是不可能的,关键自己得站得正。”他说。


  自2004年调入医院工作,刘铁桥至今还住在与老病房同龄的公寓内,一辆估价4万元的老广本用了8年;妻弟媳想报考医院文职人员,但因学历不够被他拒之门外;岳父患脑溢血在总医院治疗,他和妻弟两家分摊,一分不差交齐了20多万元医疗费……


  刘铁桥和浦金辉有个约定,如果有朋友想与医院合作,欢迎正常参加招投标,入选了祝贺,出局了作好解释。几年来,他没推荐过一家药商、器械商,没有一个施工队是他的关系,门诊外科、专科楼分别荣获全军和军区优质工程一等奖。


  一次,医院想咨询一家曾参加过招投标的公司是否再次来投标,对方说你们政委搞得太严,不来了。刘铁桥从此被叫做“铁政委”。


  “如果部队医院不能为官兵服务好,那就没存在的必要”


  从房顶并排垂下的2个输液挂架分别系着根红白相间的绳子,2根绳子共同吊着一个盒子,里面竖直放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下的病床上,躺着21岁的战士杨有。2011年的一场意外,杨有的颈椎受伤,不幸高位截瘫。


  医院成立了专门小组,刘铁桥也不断来到病床前鼓励杨有。卧床2年,杨有不仅没有生一块褥疮,病情也渐有好转,上肢能举过头顶。


  为让杨有能了解到病房外的世界,刘铁桥特意设计了这个“挂盒”,杨有可以通过手掌内侧滑动鼠标上网,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这个年轻战士的脸上。


  “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岗位就是战位,保健就是保胜利’的强军实践使我感到由衷的钦佩。”今年8月,在医院成功完成肾移植手术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陈循写了这样一封感谢信。


  “‘军人优先’贴在了医院各个地方,军人就医有专人引导,挂号、看病、取药有绿色通道,病房、手术优先安排……”陈循说,下了火车,医院有专人带车接站,入住病房后营养科主任专门来病房拟制营养食谱,护士发放了装有护理知识等材料的“温馨袋”,准备了生活用品,“这里使病人舒心、家人宽心,单位放心。”


  到总医院工作9年间,刘铁桥和其他党委常委一道,足迹几乎踏遍所有保障单位,累计巡诊14万人次,帮建54个中心医院和卫生队。“如果部队医院不能为官兵服务好,那就没存在的必要!”刘铁桥说。


  “人这一辈子,不能光想自己,也要想想别人”


  多年前,10多名外单位退休干部职工移交给医院管理,他们在住房维修补助、返还部分购房款上存在着历史遗留问题。2012年,他们找医院要求补偿。


  在刘铁桥的争取下,医院得到上级机关的政策支持,院党委决定拨出专项经费对14名老同志予以合理补偿。不符合政策规定的老同志从此也心服口服。


  胡红英的丈夫2008年去世,次年女儿考上西南财经大学。“当时,家里没有一分存款,自己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怎么供大学生呢?”胡红英陷入困境。


  坐电梯的刘铁桥看到了胡红英的情绪不对,“政委主动问清情况。他当场就说,大学一定要读,我帮你想办法!”刘铁桥在全院发起助学募捐,仅2天时间就募得4万多元,医院还为胡红英发放了困难补助。


  今年7月,胡红英的女儿考取香港城市大学硕士,刘铁桥再次把1万元捐款送到胡红英手上。


  体检中心护士长李新2012年家庭遭到变故,准备放弃即将到来的文职人员考试。刘铁桥知道后,专门找她谈话分析形势,鼓励她一定要参加考试……


  “很多人跟我说,这些事需要你管么?”刘铁桥说,“我想,人想想自己很正常,但人这一辈子,不能光想自己,也要想想别人。”


  “有反对的意见,就有另一个道理”


  医院大门口曾有些旧店面,多少有些经济收入,党委决定在医院整体改造完后再进行拆除。


  这个决定引起专家们的不同看法。“有人在路上拦过我。”浦金辉说,“告诉我,那些小面馆、小招待所实在影响医院的层次,应该尽早拆除。”


  “我和院长犹豫了很久,毕竟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刘铁桥回忆,后来觉得拆了医院整体形象提高了,主体业务就上去了,“实践证明,拆了效果更好。”


  2010年,医院提出“建设信息化医院、打造数字化卫勤”的目标。思路得到了多数同志的支持,但也有担心、怀疑的声音。


  刘铁桥广泛召集持不同意见的同志开会,对意见比较激烈的更是留足时间,“其实,大家对这个趋势没有异议,主要是觉得花钱太多了值不值,再就是一些老专家觉得电脑不好操作。”


  针对这些意见,医院党委在顶层设计时突出了性价比,剔除了华而不实的东西;考虑功能齐全的同时,实现了“傻瓜式”操作界面的要求……


  很快,各项建设顺利起步。2012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会议在医院召开。一个月后,医院作为解放军唯一代表在全国卫生信息化交流会上进行了经验交流。


  “院长和我一直认为,有反对的意见,就有另一个道理。”刘铁桥说。


  2012年初,医院准备修建院史馆。“院史馆有‘历任领导’‘先进典型’,普通群众难道就没为医院做贡献吗?”在对初稿的众多意见中,这条引起了刘铁桥的注意。


  “在院史馆一面40多米长的外墙上,各个科室的合影定期更换。”这个建议得到了常委们的认同,“武总全家福”应运而生。


  院史馆落成那天,前来参观的官兵、员工看到自己的照片兴奋不已。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作者:王洪山 王东明 曾政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