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3-12-11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黄瑶:省政协主席的宦海沉浮


 

        2010年12月9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瑶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成都中院经审理查明,1993年9月至2009年春节,黄瑶担任中共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调整土地规划、职务升迁、案件审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有关人员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万余元。

中央巡视组挖出黄瑶案重要线索

        2009年1 0月23日,时任贵州省政协主席的黄瑶被中央纪委“带走”。黄的最后一次见诸媒体的公开活动是10月19日下午,贵州省委召开常委会议,传达学习李克强副总理10月17日至19日考察贵州时的讲话精神,董瑶列席会议。其实,10月22日,黄瑶还出席了一次会议,当地媒体原计划报道该次会议情况,但当天晚上,突然接到通知取消了报道计划。

        据悉,黄瑶落马,缘于其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西南州”)任职期间对中央一扶贫项目的违规操作。黄在黔西南州任州委书记期间,将该项目交给一四川杨姓商人操作,这是一个种植兼环保项目,当时想做事的人没能拿到,而项目最后的结果是钱花了,什么也没有做出来。该项目资金巨大,如果是小笔资金,也许不会引起中央的关注。贵州省检察系统早在2007年奉中央指示着手调查,但一直查不下去。

        黄瑶在贵州经营多年、关系网盘根错节,对其问题的查处自然存在诸多阻力。当地检察机关、纪检监察机关也常收到相关的反映,但因为黄瑶系中央管理的正部级高官,致使其问题—直拖着没有进展,直到中央巡视组的到来。

在2010年1月7日召开的2009年度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情况新闻通气会上,中央纪委副书记干以胜在谈到巡视工作时指出,建立和完善巡视制度,是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目前正在调查的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等涉嫌严重违纪案件等,是充分动用巡视成果的例证,实践证明,巡视已经成为纪检监察机关查办腐败案件的重要线索来源。随着巡视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巡视工作一定能够在这—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据悉,中央巡视组在贵州巡视期间,知情人士通过个别谈话、写信举报等多种方式向巡视组反映了黄瑶及其涉案人员的大量问题。尽管巡视组只负责巡视,不具备查案职能。但线索的掌握,为巡视组回京后向中央汇报并由中央纪委直接调查提供了有利条件。

       通过巡视,不少人谈到,黄瑶在任州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及省政协主席期间涉嫌严重违纪、收受下属官员财物及生活腐化、包养情妇等问题。贵州官场多年来一直有黄与省内某女性官员有关系的传闻。甚至有人说,黄瑶有多位“干女儿”,这在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另外,黄在黔西南州并无太大的政绩,其个人比较倾注心力的是引进新西兰畜牧项目,并与新西兰方面有很多接触。据了解,黄的一个儿子已移民新西兰,另一个儿子则在省内从政。

十年间从办事员爬到副省级

       黄瑶于1948年4月生于贵州开阳,布依族人。案发时61岁。

       总结黄瑶的从政史,有一个惊人发现:他从办事员爬上副省高官,仅用了短短的十年时间。其官运之好,让多少宦海中人为之喟然长叹。

       仔细分析发现,黄瑶后来的发达,与他早年爱学习有很大关系。另外,就是他的少数民族身份,也为他升职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

       1967年10月,黄瑶19岁。中学毕业后在家闲了段时间,因为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经人推荐,谋到了一份小学教师的工作。在小学任教期间,黄瑶初试身手,展示了其领导才能,一步步从普通教师爬上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

任校长后,他与县教育局搞好关系,终于进了县城,担任城关区教育办公室会计。“文革”末期黄瑶被抽调到农村工作队工作了两年,挂了个副队长头衔。

曾经担任小学校长和工作队副队长的经历,为他后面的发达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要知道,后来在他同一批求学的学生中,有他这样经历的并不多。

       1977年秋,中央决定恢复被“文革”中断11年的高考。贵州地处西南偏远省份,高考时间比别的地方迟,直到1977年12月15日,才进行首场考试。

       时任贵州省开县城关区教育办会计的黄瑶,正巧被这股“春风”吹到。加上他在教育系统工作了十一年,长期在第一线从事教学工作,没有脱离过课本,使他的文化功底比同批考生高出一筹。经过一个多月时间的复习,考完后,他感觉良好。

经过一关关的政审、预录取程序,1978年3月,黄瑶收到了正式录取通知。

       1978年4月,已经30周岁的黄瑶背着铺盖来到贵阳师范学院,成为该校历史系的一名大学生。

        后来才知道,1 977年当年全国参考人数达570万人(贵州62354人),最终有27.3

万人(贵州6898人)脱颖而出,成为幸运者。和黄瑶同一批的大学生被称作“七七级”

新生,但实际上,他们真正走进大学,却是1978年春。

        因为在同批学生中,黄瑶的年龄明显比别的同学大,使他在同学中显示出领导才能,被推选为班干部,在系领导和同学中间表现出较强的沟通协调能力,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四年大学结束,黄瑶留校担任历史系助教。

        一年后的1983年5月,黄瑶说服了系领导和校领导,以照顾父母为名,回到贵州省开县,到县委组织部担任“工作员”。

        就在黄瑶成为“组织部来的年轻人’不久,中央的“春风”再次吹到他头上。

        黄瑶突然被上面看中,以选拔知识分子为名,被推到了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位置上。

         如果说,当年30岁上大学被同学们笑作“老童生”的话,那么五年后他35岁登临县委常委宝座时,则被称为“年轻的大干部”了。

         那几年,不仅基层要选拔知识分子干部,中上层的党政机关也急于选拔知识分子干部。贵州省委组织部要在地市级挑选全日制大学生作为地厅级干部,可是在全省干部履历表上翻来翻去,都翻不到几个符合条件的正处级干部。最后,他们把目光落到了副处级干部黄瑶身上。尽管他任副县级干部才两年,可他有丰富的工作经历,还是个少数民族,完全可以破格提拔嘛。

        就这样,在县委常委位置上坐了两年、年仅37岁的黄瑶,被省里看中,于1985年8月被提拔为贵州省安顺地区行署副专员,官至副厅级。

        俗话说,一步快步步快。黄瑶正是如此。

        就在黄瑶到县委组织部担任一般干部十年后的1993年10月,他坐上了贵州省委宣传部部长的位置。一个月以后,任第七届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也就是说,从普通干部到副省级高官,黄瑶只花了十年时间。

        后面的一切,自然都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的事儿。

         2007年1月,黄瑶官至贵州省政协主席。同时,还是中共第十四、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落马于扶贫项目和插手企业经营

         据中央纪委调查并经司法机关进一步查明,黄瑶的问题主要出在他担任中共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贵州省委常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调整土地规划、职务升迁、案件审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并搞权钱交易。

         黄瑶的案发,主要在于他在扶贫项目及金矿经营方面受到举报。

         贵州司法系统人士透露,导致黄瑶事发的中央扶贫项目,系黄在黔西南州任州委书记期间,将该项目交给一四川杨姓商人操作并出现违规问题。据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国家启动了“新世纪扶贫攻坚计划”,对全国部分县展开扶贫,其中西部贫困县占到70%,黔西南州则是贵州主要贫困地区之一。黔西南州下辖1个县级市、7个县,其中三个为国家级贫困县、4个为省级贫困县。考察过当地的一位省内专家称,辖区范围内属典型唁斯特地形,为全省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到处是一望无际光秃秃的石海。”因此,这个贫困地区,有机会获得国家大量扶贫资金。据了解,中央对地方的扶贫包括资金和项目扶贫。在项目资金上,一是中央出资,省、州政府配套,二是完全由中央无偿投入。因为该项目资金巨大,出现违规后,反响强烈,最终被反映到巡视组,并引起中央的关注。

        因为在黔西南州经营多年,升任常委后不久,又重新杀回,兼任州委书记,黄瑶这个自治州一把手的实际权力远远大于其他地级市领导。在黔西南州主政期间,黄瑶完全是—方诸侯、封疆大吏,集大权于一身,而作为自治州,还有制定地方法律法规的权力,黔西南州的大事小事,没有黄的点头,根本不可能顺利实施。

        贵州省宣传系统一位官员总结说,黄彼时有“三大”风格,一一口气大,脾气大,架子大。在任贵州省委副书记、政协副主席期间,锋芒有所收敛,行事低调,以至出事后,贵州人才感觉他“浮现”出来。

        不过,黔西南州以及贵州省政协的官员都表示,黄瑶是个“思维敏捷”、“口才极佳”的人。黄瑶曾当过宣传部部长,口才非常好,会议讲话经常脱稿,“开口就讲,侃侃而谈”。会议上有一些即席的讨论,董瑶的思路非常清晰,而且反应很陕。并且他很会活跃气氛,在一些不是特别严肃的会议上,黄瑶还会调侃和开玩笑。多位与黄一起开过会的官员评价,“黄的口才在省级干部里是出类拔萃的。”

        黄瑶落马的另一原因则是,其在黔西南州任职期间与当地金矿的违法开采有关。两年前贵州司法系统已经沿着这两条或明或暗的线索开始调查。

        黔西南州下辖的8个市、县几乎县县有黄金,被称为“中国金州”。据介绍,其他地区黄金产量是以“两”计算,而黔西南州是以吨为单位。官方预测,全州黄金探明储量342吨,控制远景储量1000吨以上。黄金的诱惑吸引了蜂拥而来的淘金者,这些人用各种手法逃避国家对采矿的严格管制。当年黔西南州的金矿开采当中,基本上是三分之一的金矿有采矿证,三分之一的金矿证件不全,三分之一的金矿根本没有证。即使有合法的手续开采的金矿也通常在从事非法开采。黔西南州的某些金矿本来是国家不允许开采的,但旁边恰好有一个允许开采的石广)-些“精明”的老板,便用请当地官员入干股等方式,通过合法手续取得开采权,进而明目张胆地开采旁边国家不允许开采的金矿。

        黄瑶在该地前后任职时间有八年之久,他与许多老板关系密切。

       “如果大量的资源及资源配置权大量集中于政府手中,非常容易导致权力寻租,官员犯罪成本往往也较低。”贵州社科院的专家称。“以扶贫资金为例,由于其来源渠道多或其他原因,可能在中央与地方对接中,下到基层,最后只有总额的三分之一,如果再因官员收受贿赂,导致国家投的大量钱财被不法商人套走,就更加恶劣了,影响到大面积人群的民生。”

        黄瑶违纪的诸多细节,随着调查的深入渐次明晰。

        据贵州地产界人士透露,贵阳多家地产商因黄瑶案接受有关部门调查。这些地产企业开发的楼盘多集中于贵阳市,其中数家为省内知名地产商。

      “被调查的开发商数量不少,一个吐出另一个,类似于窝案性质,对地产界震动很大。”这位地产界人士说。省内一知名房地产企业董事长在黄瑶案发前几个月就被有关部门控制,其涉嫌向黄瑶行贿。

        该地产企业董事长为省人大代表,旗下企业开发的楼盘主要位于贵阳市中心,其品牌在全国都有一定知名度。地产界曾评价其企业营销风格高调,“高举高打、大开大放”。

        贵州省政协一位委员称,此举说明中纪委在控制黄瑶前,曾做过大量调查取证工作。

        贵州政协常委会通报被撤销的政协委员资格的四人中,就有两位是地产商。其中,肖建生是贵阳众厦房层开发公司老总。有贵阳本地人士称,肖在贵阳是很牛的

人。

        据公开报道,2007年肖建生曾与贵阳多家房企老板,发起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承担社会责任”公益活动,倡议全市非公有制经济人士通过捐赠廉租住房建设资金、捐赠廉租住房房源、结对帮扶低收入家庭等方式,利用企业的人力资源、资金资源、土地资源,与党和政府一起改善低收入群众的居住条件。

        但也有地产界人士透露,肖建生的贵阳众厦房层开发公司在青云路有一个烂尾楼盘,曾经发生过几起群体性事件,业主闹事,但一直得不到解决。

        另一涉案地产商黎庆洪于2006年当选贵阳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2007年当选为贵州省政协委员。有省政协人士透露,黎庆洪是开阳人,属于所谓的“开阳帮”。黄瑶便出自开阳县。

        黄虽不分管地产,但利用其职务影响力,仍能为开发商谋取各种非法利益。为帮助他人“职务升迁”收受贿赂

        在黄瑶获刑的判决书中,有“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调整土地规划、职务升迁、案件审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有关人员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万余元”的表述。也就是说,在收受954万元贿赂中,其中包括卖官方面的贿款。

        黄瑶自2009年被中央纪委宣布“两规”后,当地多名官员因涉嫌黄瑶一案,陆续被有关部门调查。

        据贵州省政协最近披露的公示,2010年1月8日,政协第十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撤销熊文中政协委员资格。熊文中系贵州省农业厅副厅长、省畜牧局局长,因涉嫌违纪,被立案调查。

        2006年11月13日至26日,“副厅长熊文中陪同省委副书记黄瑶前往美国考察畜牧业工作”。

        2011年1月30日,熊文中行贿受贿案公开宣判,黄瑶卖官受贿之事,也随之一同曝光。而坊间一直传说的黄瑶为熊文中谋取官位收受贿赂一事,也并非空穴来风。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1月31日通报称,2005年底,被告人熊文中为了职务升迁,遂请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黄瑶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推荐其当省农业厅厅长,黄瑶答应帮忙。2006年1 0月,熊文中为表示对黄瑶的感谢,在与黄瑶赴美国洛杉矶考察期间送给黄瑶5000美元。

        2009年11月5日,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表示,黄瑶因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201 0年2月28日,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依照有关规定,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十次主席会议和第二十二次主席会议分别作出了撤销黄瑶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的决定。

        2010年11月24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受贿案。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 993年9月至2009年春节,黄瑶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收受有关人员款物共折合人民币954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黄瑶的刑事责任。法庭上,公诉机关出示了有

关证据,黄瑶的律师出庭为其进行了辩护。数十名群众和媒体记者旁听了庭审。

        2010年12月9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作出“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审判决。(金孵)

 

来源:检察风云2011年第5期


【关闭窗口】